金融改革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金融改革路徑分析

匯豐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中國新一屆政府上臺后,金融改革的推進速度可能大大加快,具體內容可能包括銀行體系改革、發展債券市場、利率市場化、資本項目開放以及人民幣可兌換幾個方面。本文分析了未來三到五年可能的改革推進路徑。
2012年12月13日

投行的亂世機遇

英國作家歐格:對銀行業來說,再也沒比現在更亂的時候了。但混亂就意味著機遇,眼下正是重塑、重組投行業的理想時機。該行業急需重樹自身在現代經濟中的角色。
2012年12月7日

反思金融創新

北京大學副教授徐建國:耶魯大學席勒教授是筆者很喜歡的一位學者,他近期重點建議了五個金融創新;這些創新乍聽來很新鮮,但大多經不起推敲,值得商榷之處頗多。
2012年12月6日

分析:中國金融改革將由地方發動?

安邦研究: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最近在一次講話中談起了中國金融改革應該“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的問題。這讓人不禁聯想,中國下一輪金融改革莫非將由地方發動?
2012年11月19日

中國將擴大開放金融市場

在中共“十八大”期間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證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中國將向境外機構分配更多投資額度,供它們投資于中國的資本市場。郭樹清暗示,中國政府希望加快國內金融體系的開放。
2012年11月12日

溫州金融改革啟示

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朱寧:溫州金融改革已過六月,企業融資難依舊存在。資本不安分的本質,注定任何一個地域的金融改革,都不可能將資本拘囿于當地。
2012年10月31日

中國需要信貸創新

中國需要更多的信貸創新,推動其金融體系變得更加有利于市場發展,并更有效地服務于實體經濟。
2012年10月19日

利卡寧銀行結構改革未必奏效

歐洲智庫EUROFI主席拉羅西埃爾:危機表明,銀行破產與具體的結構無關,而是源于過度冒險行為。加強監管、改善風險管理并禁止與客戶無關的自營交易活動更加重要。
2012年9月28日

金融改革如何破解融資難?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央行“十二五”金融規劃并無太多新意,當前經濟下行風險加大,恢復經濟微觀主體活力至關重要,推動多項金融改革進程大有可為。
2012年9月27日

倫敦金融城回歸動物精神

先正達董事長、巴克萊前首席執行官馬丁?泰勒:數年來,我們似乎一直在把歐元區危機當作我們自己缺乏信心的擋箭牌,以此自我開脫,但人們最終會對扮可憐感到厭倦。
2012年9月27日

管好華爾街

FT專欄作家約翰?凱:要解決系統重要性銀行的問題,唯一的解決方法是限制其在系統中的重要性。如果政治家不準備壓制華爾街,監管改革無從談起。
2012年9月26日

金融改革如何服務經濟轉型?

澳新銀行劉利剛:中國“十二五”金融改革規劃引人關注。金融改革的根本目的仍是服務實體經濟,實體經濟和金融體系相互作用和反饋,才能推動整體國力和競爭力。
2012年9月24日

投資者何時能享金改紅利

在2012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與會嘉賓們分析了近十年投資中國股市不賺錢的原因。中國金融改革勢在必行,只有讓更多的人受惠于改革的成果,分享改革的成果,才是金融改革的最終目標。
2012年9月13日

改革貨幣市場基金刻不容緩

FT專欄作家加普:改革貨幣市場基金的主導權應當交到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手里,否則國際監管機構就應當對銀行采取行動。
2012年9月5日

中國央行“無奈”放慢寬松腳步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飛哥:近期中國多次“降準”預期逐一破滅。曾經釋放出強烈放松信號的中國央行,為何在此時放慢了腳步?這很有可能與利率市場化有關。
2012年8月22日

美國金融體系的軟肋

FT專欄作家邰蒂:貨幣市場基金沒有任何存款保險為其提供擔保,投資者還可隨時贖回,這是美國金融體系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2年8月2日

監管當局無法防止銀行危機

FT專欄作家加普:大多數監管者承認,他們以往過于松懈,并抱著一種“有效市場”的觀點看待銀行業。但監管者能顯著提高效率嗎?
2012年7月31日

金融行業需要可信任的“管家”

FT專欄作家約翰?凱:公眾終于明白,金融業的問題不是不可預測事件的副產品,而是因為金融業變得更重視業務和交易,而忽視信任關系。
2012年7月30日

中國金融改革陣痛不可避免

不斷增長的中國經濟正逐漸超越其金融體系承載能力,因此改革不可避免,但控制欲極強的中國政府可能無法掌控改革過程,對既得利益者來說,這也將是一個痛苦過程。
2012年7月24日

中國金融改革悄然提速

中國政府原想循序漸進地改革金融業,已在設定存貸款利率上賦予了銀行更大自由,也放松了對債市的管制。但強大的市場力量正推動中國金融改革超速前行,并在催生極大新風險。
2012年7月23日

嚴重扭曲的中國金融體系

很多分析師認為,中國金融體系的嚴重扭曲已成投資失控的最大單一因素。在中國,資金都流入國企,國企用廉價資金投資樓市或對外放貸,導致資產泡沫越吹越大,而中小企業卻很難從國有金融體系中獲得貸款。
2012年7月20日

如何清理銀行業的“污水坑”?

FT專欄作家馬丁?沃爾夫:我們應該對銀行業中的不當行為進行重罰,提高行業透明度,要求銀行增加股本,并對零售銀行實施“圈護”。
2012年7月17日

前海改革與人民幣國際化

中國社科院學者張明:中國政府試圖拓寬人民幣回流機制;為限制金融風險,又將開放局限于試驗區。但市場的發展往往會突破監管者的想象。
2012年7月6日

溫州與廣東金改誰能成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葉檀:中國正在進行的金融改革,與歐美模式不同,在政府主導下在試驗田進行金融試驗,而后推廣到全國。
2012年7月4日

金融開放:民資的玻璃門

FT中文網財經評論員徐瑾:中國經濟改革的歷史,可以看成是外資、國企與民資的博弈歷史。引入民資,不僅在于拯救民營企業,更在于完成對中國金融業的市場化救贖。
2012年6月21日

巴塞爾協議III引發擔憂

渣打銀行CEO冼博德說,新規定將嚴重損害發展中國家利益
2012年6月15日

外資金融機構可能大舉重返中國

中國安邦:中國的金融改革將使得外資行的優勢得到更好的發揮,也將令中國市場更具有吸引力。有鑒于此,外資行極可能大規模重返中國,分享中國的經濟增長。
2012年6月15日

中國私募債開閘影響幾何?

開開門資本首席執行官李健豪:中國私募債試點短期內或比較謹慎,但意義重大。良好的披露制度利于私募債流動性與企業再融資,也會給投資者帶來更多信心。
2012年6月8日

Lex專欄:歐盟資本金新規妥協收場

妥協一直伴隨著布魯塞爾。所有人都認為不太理想的銀行資本金新規最終獲得歐盟各國財長們的支持,也在意料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妥協是由英國作出的。
2012年5月17日

中國金融改革應先內后外

中國金融改革提速,是應該先內而外還是以開放促改革?北京大學中國宏觀經濟研究中心盧鋒教授認為,應將國內金融改革置于更優先位置,同時推進資本賬戶開放并呼應人民幣國際化需求。
2012年5月10日

全球再平衡和人民幣匯率

編者按:FT中文網4月曾推出人民幣專題,今后將繼續推進相關討論。沈建光認為近期匯率淡出爭議焦點,體現了全球經濟再平衡、中國經濟轉型及金融改革推進。
2012年5月8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
500万彩票快乐8 大赢家足球比分推荐 电竞比分网1zpl下载 美国与巴拿马足球比分预测 有时间的篮球比分网 捷报比分网实时下载 哈尔滨麻将手机免费下载 捷报比分即时007 世界杯彩票比分倍率 银河配资 长牛网 陕西十一选五 500竞彩完整版比分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 福州麻将听金坎 浙江十一选五 北京有开麻将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