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從供給側看中國金融監管誤區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劉俏:中國金融改革的目標不是把規模繼續做大,而是提高資本效率。按這一標準,目前股市、地方債和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思路都有誤區。
2016年3月24日

穩定是發展資本市場的核心工作

安邦咨詢:中國政府對發展資本市場態度更謹慎,穩住市場預期、給市場和投資者增加一些信心和安全感,成為當前和今后一段時間決策層首要目標。
2016年3月16日

民營銀行如何挑戰傳統銀行業?

普華永道中國合伙人容承威:鼓勵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業有利于改善中國銀行體系結構;如何在新業務模式與審慎監管體系下找到平衡點,仍是民營銀行發展重點。
2016年2月1日

謹慎執行是金融改革成敗關鍵

中金公司梁紅:中國資本市場雖經歷動蕩,金融改革仍取得實質進展,人民幣加入SDR是去年主線;金融改革從長遠來看有利于經濟發展,但短期內或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2016年1月27日

人民幣國際化的下一步

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喬依德:人民幣進入SDR籃子具有象征意義,它認可了中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所取得的進展,是人民幣國際化上了一個新臺階的標志。然而,要真正成為國際認可的儲備貨幣,人民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5年12月1日

中國如何防止亞洲金融危機重演?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李克強表態對海外投資者可謂定心丸。阻止亞洲金融危機重演的關鍵在中國,建議中國決策層短期內穩定匯率、經濟和資本市場,以防止大幅資金外流。
2015年9月11日

從李克強問答看中國金融政策走向

安邦咨詢:從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的問答,可以了解中國金融政策的變化和決策層對金融政策的態度。我們的解讀是,中國金融政策正在向收縮方向變化。
2015年9月10日

中國經濟新常態中的政府角色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寧:無論房地產、影子銀行、A股還是創業領域,政府政策導向和干預都會產生重大影響。為實現短期目標而推出的一些政策,有可能導致經濟在中長期面對更多、更大的挑戰。
2015年9月9日

中國央行:“救急”之后怎么辦?

德國商業銀行周浩:從人民幣匯率波動后的市場影響可以看出,人民幣不再是非主流貨幣;但李克強和周小川此后的表態,表明中國仍需時間來適應波動。
2015年9月9日

中國放棄新自由主義將難逃金融危機

FT中文網撰稿人張小彩:股市向左、匯市向右,政策的錯位和混亂正在加劇中國的財富外流和信心垮塌。中國應盡快亮出一套清晰的經濟哲學,這將有助于它盡快結束眼前的混亂,避免一場墨西哥式的金融危機。
2015年9月7日

人民幣匯率未來走勢如何?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明年的某個時候,中國央行可能會允許人民幣再度貶值3-5%,但如果管理不當,則可能會進一步強化人民幣貶值預期。
2015年9月1日

大額存單助推中國利率市場化

今年第二季度,中國多家銀行首次以不受監管的利率面向公眾發行大額存單。在中國政府展開的讓市場力量成為資金成本決定因素的努力中,此舉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
2015年8月11日

人民幣加入SDR是大概率事件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人民幣于今明兩年加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是大概率事件。但在此之后,人民幣就可以和美元比肩、成為主要國際貨幣了嗎?
2015年8月10日

IMF:人民幣納入SDR尚未達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金融改革予以稱贊,但表示在關鍵指標上,人民幣仍落后于其他貨幣,這些指標將決定是否批準將人民幣列為儲備貨幣。
2015年8月6日

人民幣匯改五大原則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潘英麗:金融全球化已來,大國匯率的變動以及與之密切相關的資本流動已成全球市場變動的風向標。在這大背景之下,尚未定型的人民幣匯率制度應如何變革?
2015年8月5日

中國匯改十年的成就與缺憾

中國社科院張明:匯改十年的最大成就,是糾正了人民幣持續被低估的境遇。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至今尚未完成,中國仍要謹慎對待資本賬戶開放這道防御危機的最后防火墻。
2015年7月30日

中國對外資放寬境內債市準入

此舉可能有助于為人民幣取得儲備貨幣地位鋪平道路
2015年7月16日

中國股災的警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劉利剛:此次股災顯示,金融市場化風險很難用行政手段控制。如果股災發生在資本賬戶完全開放的情形下,對中國金融市場沖擊會更加猛烈。
2015年7月10日

重新發現中國經濟的 “典型事實”

查濤、陳凱跡、張春:中國經濟有些事實和其他國家非常不一樣,很難用西方傳統的經濟理論和模型來解釋,根本原因是中國金融服務業的落后。
2015年7月8日

降息降準難以回避五大問題

麥格理證券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胡偉俊:小股災后,中國央行宣布降息且定向降準,難脫救市之名,國家牛市將更加深入人心。如何處理股市里的杠桿?如何讓股市從瘋牛變慢牛?
2015年6月29日

停不下來的寬松

中國國泰君安周文淵:中國利率市場化就欠臨門一腳,市場化確實會提升金融機構的負債成本;中國貨幣政策已出現大規模放松,中美利率或會逐步接軌。
2015年6月18日

新興市場的金融危機后遺癥

中國社會科學院余永定:馬丁?沃爾夫是當今世界最有影響的“媒體人–經濟學家”,他在新著《轉型與沖擊》中指出,發達國家的貨幣政策正常化,可能比發達國家的危機本身,對發展中國家造成的危險更大。我期待馬丁今后能對中國經濟發表更多的看法。
2015年5月28日

社會資本能否幫助中國清理地方債?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在邁出地方債置換一步后,中國政府還寄望于將社會資本引入公共項目,以緩解地方政府資金鏈壓力,但這一模式面臨各種挑戰。
2015年5月27日

A股為何難遇“慢牛”?

華東理工大學沈凌:中國政府真的要從“發鈔票拉經濟”轉到“發股票拉經濟”?如果A股能夠間或揪出一兩個證券市場的“碩鼠”,那么就有可能避免“長熊短牛”的窘境。
2015年5月25日

中國存款保險能避免道德風險嗎?

中國華創證券鐘正生、牛播坤:存款保險意味隱形擔保走向顯性,也使得降息等動作更為快速。相信一“存”解千愁的人,未免過于輕信和樂觀。
2015年5月19日

存款保險:中國金融監管格局裂變

中國中信證券鄧海清:存款保險制度議論多年,為何忽然如此急迫推出?這意味著中國對銀行體系市場化的決心和信心增強,同時也完成金融風險控制上的最重要的制度設計。
2015年5月19日

美國并未因亞投行遭遇重挫

FT中文網撰稿人趙雪:在亞投行問題上,美國可能輸了面子,但并沒有折了里子。無論亞投行未來成功與否,對美國而言,都會是利大于弊。
2015年5月7日

當上海自貿區遇見金融城

中國東方證券邵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命運不能只在北京高墻大院里被決定,不作為也是一種瀆職甚至腐敗;上海應通過可復制的制度創新為中國改革作出更大貢獻。
2015年4月15日

中國企業債預審新政走老路

中國中信證券鄧海清:中國債市監管格局是“五龍治水”,未來應當走向統一標準的注冊制;審批平臺和交易平臺是否統一并非問題關鍵,審批標準的統一才是問題的核心。
2015年4月15日

中國商業銀行向全能銀行轉型

除了資本金要求提高以外,中國各銀行不得不應對利率市場化和不良貸款上升。這種局面正推動各銀行開發新的創收來源,在多個領域與券商競爭。
2015年4月7日

Lex專欄:中國金融環境的變與不變

無論是對外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戰略,還是對內改革利率政策,中國政府開始努力將市場力量引入金融大環境。與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國銀行業依舊揮之不去的國企味道。
2015年4月2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
500万彩票快乐8 世界杯比分赔率表 广西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 欢乐麻将欢乐豆交易 29选7奖金 nba比分直播新浪竞技 新疆11选5时时彩 11选5走势图吉林 吉林十一选五app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的 快乐10分开奖号 东方6十1今晚开奖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500浪爱彩 白小姐开奖结果2020 河北麻将外挂 排列3和值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