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西方國家在中美貿易戰中如何“選邊站隊”?

劉誠、鐘春平:在美國影響下,其他西方國家在中美貿易戰中“左右逢源”空間減少,已呈現一定的選邊站隊傾向。

近期,中美貿易爭端不斷升級,從經貿摩擦演變成科技戰,并有向文明對抗發展的趨勢。在全球化深度交融的今天,歐洲、日本、澳大利亞等其他西方國家也難以“獨善其身”,甚至出現了全球兩大經濟體爆發“新冷戰”的擔憂。西方國家如何在中美貿易戰中“選邊站隊”,構成中國在貿易戰中的重要外部環境,值得密切關注。

一、美國拉攏其他西方國家的三張牌

二戰以后的國際秩序中,尤其是蘇聯解體之后,美國在全球經濟、政治、外交等方面長期占據主導地位。美國對歐洲、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新西蘭等西方陣營進行施壓與拉攏的主要籌碼如下:

第一,美國價值觀。美國一向主張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觀,并向中東、拉美、非洲等地的國家推廣以產權私有化和政治選舉為主要內涵的“華盛頓模式”。不過,2016年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后,推行了一系列與普世價值觀相左的政策,如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西方民眾對美國總統、美國人民的好感急劇下降,美國價值觀受到懷疑。但是,由于長期教育、文化熏陶等原因,西方人民在考慮問題時往往還是采用與美國相似的視角和評判標準,對國際事務的看法及得出的結論也較為相似。因此,美國價值觀在西方國家雖然遭遇挫折,但仍有很強的民意基礎。美國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對歐洲各國的調查發現,歐洲對美國的認同仍遠高于中國。

第二,安全防務。美國對西方國家的安全防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跨大西洋安全合作框架——北約,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在保衛歐洲領土,美國在歐洲的軍事基地和軍隊較多。二是信息情報共享——“五眼聯盟”,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新西蘭的情報機構組成,彼此間情報共享。三是對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亞太地區的軍事防衛和交流。可見,主要的西方文明地區在安全上都極度依賴美國。雖然在特朗普發起貿易戰,甚至違背一貫堅守的價值觀后,歐洲等地區已在加強自我防務能力,但短期內不可能離開美國。當美國以安全名義要求這些國家采取共同行動時,它們要么服從,要么中立,很難采取對立行動。

第三,長臂管轄。美國事實上擁有長臂管轄權,就是說,很多美國國內法可以適用于全球,比如美國制裁伊朗,全世界跨國公司(只要在美國有直接或間接業務)就都不敢與伊朗做生意,否則就受到美國制裁。美國很大程度上可以要求本國企業、在美國有分公司的跨國企業、在美國有業務的跨國企業、與美國企業有業務往來的跨國企業執行美國國內法規。甚至一些對美國不利的國際法規(如WTO、國際法院的一些現行規則),美國都揚言要修改或退出。特朗普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后,雖然歐洲方面表示仍將全力支持伊朗核協議,并保障歐洲企業參與伊朗石油、金融等經貿活動,然而,因為擔心美國制裁,歐洲企業幾乎全部撤出了伊朗市場。在沖突升級到一定程度后,美國還可能采取石油禁運、金融戰、截斷美元交易等制裁手段,全面封鎖他國經濟活動。在全球產業價值鏈日益融合的今天,美國的長臂管轄權得以進一步擴大,所以其他西方國家很難置身事外或與美國保持大幅距離,很大程度上會采取與美國相同或類似的步調。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500万彩票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