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剃刀邊緣

江南的兩只肥蚊子

老愚:炎夏煎熬是無可避免的,無非是水分的多寡不同罷了,這邊的蚊子因干燥而略顯溫柔,仿佛不如那邊的陰毒。

梅雨季節來臨之前,我在江南行走了一趟。

參加過一場讀書會。《溪游記:行走在美國》本是尋常書,作者蔡林溪記述自己在大洋彼岸的大學生活,有對異域文化的體驗,還有對中國留學生群體的觀察,真純犀利,清新可讀。本可伸展出諸多有意思的話題,卻因波詭云譎的中美關系,使來賓不得不止步于敏感話題前,王顧左右而言他。我就周有光先生的名言“要從世界看中國”發揮了幾句,似乎引發了一些共鳴。

“要從世界看中國”,這是周有光晚年痛徹肺腑的覺悟,他是有感于執政者及國民始終跳不出濃烈國家意識的歷史和現狀而言的。從世界看中國的前提是,你必須剔除意識里的國家屬性,將自己還原成一個無需依傍的人。在宣傳機構高強度灌輸愛國主義營養劑的當下,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先有國后有家”“大河有水小河滿”之類的政治邏輯,塑造了一茬茬標準的國家人,他們習慣于以官方的是非為是非,習慣于從官方的立場看問題,他們幾乎沒有自己的觀點,他們不會在官方意識形態之外尋找什么真理。他們相信人世間只有一個道理,且對之堅信不疑……簡而言之,可稱為中國人思維。

許多中國人自豪于自己的國家屬性,以個體消融于集體為榮,他們終其一生也意識不到自己受制于它——他們不會從一個人的角度看自己身處其間的國家,同時看外面的世界;以一個人的本性與所有人交往,并評價他人及世界事務。“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求你首先必須是一個人,具有人人都有的同情心和同理心,以人之常情看待萬事萬物。也就是說,你要忘掉自己是個中國人。

半夜時分,好夢綿綿的我被蚊子叮疼了,使勁一捏,停在大拇指頭上的兩只肥蚊子,剎那間血濺盛世。黏稠的,熱乎乎的,是五十六歲的血。

金陵一初入直播行業的小姐說,女人掙的就是男人的錢。她笑道:“掙錢不難,顏值和才藝缺一不可。我長相不差,舞技比她們好,又會哄人。哄男人嘛,無非是撒撒嬌,放開聊聊天,大膽聊,又不讓他們近身。”她的目標是月入三五萬人民幣。

在捏腳屋,電視上突然出現林彪的照片,當地的朋友問按摩師:知道林彪嗎?眾人皆搖頭,一中年女子笑道:“我們知道掙錢就行了,管他林不林彪的。”

“全黨動員,全民參與,打一場掃黑除惡的人民戰爭!”“積極檢舉黑惡犯罪,共同維護平安和穩定!”“掃黑除惡揚正氣,群防群治創平安!”……南京,無錫,常州,南通,常州,所到之處觸目皆是高密度的掃黑除惡標語。

自1949年起,標語口號就一直作為這個政權的特殊道具發揮著作用,在告知、威懾之外,或許還宣示其無所不在的神力。

“新時代”的標語熱,大致經歷了四個時期:

一是以二十四孝為主題的階段。將魯迅他們在一百年前就痛斥過的糟粕,悉數隆重推出,看得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那些極端的所謂孝行,皆以犧牲個體生命的尊嚴和價值為代價,以鮮活生命之軀無條件侍奉衰朽之身。此中機關在于:忠孝二字,前者是無條件忠于統治者,后者是無條件侍奉父母,都是專制政權對奴才的強制性要求。有二十四孝在,則無人性無公民。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500万彩票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