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區塊鏈與數字貨幣

如何理解Facebook貨幣Libra“非比尋常的特權”?

胡一天:Libra與一籃子貨幣掛鉤就好比SDR,也隱含其設在日內瓦的Libra基金會將比為IMF。一個私企企圖創造超主權貨幣,在當今金融體系可行嗎?

號稱在全球擁有超過20億用戶的Facebook,6月18日宣布將與27個“創始節點”各自出資1000萬美元,組建認許制聯盟區塊鏈,并發行加密貨幣Libra(天秤幣),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互聯網金融界與傳統金融界的各種質疑。

熟諳分布式賬本技術的幣鏈圈人士認為,Libra兼采各區塊鏈技術長處的“混搭”風格,其實與比特幣、以太坊(Ethereum)等公有區塊鏈十分不同。Libra的治理架構雖規定28個創始節點一人一票,看似“多中心化”,仍難掩Facebook憑藉其用戶流量與海量數據而成為“First among equals”(高于同儕)的“中心化”本質。

Libra的挑戰在政治

Facebook在Libra白皮書中揭橥其成為全球貨幣與金融基礎建設的愿景,調子確實不低。與沒有主權國家背書的比特幣(Bitcoin)不同,Libra將與一籃子主流法定貨幣與短期政府公債等低風險儲備資產掛鉤,這種被稱作“穩定幣”(stablecoin)的加密貨幣,目前主要被各種數字資產交易所當作交易與拆借的籌碼,尚未成為大眾廣為接受的支付及授信工具,并面臨全球反洗錢法規的嚴格檢驗。騰訊創始人與首席執行官馬化騰也對Libra直言:“技術很成熟,就看監管是否開放。”

就在Facebook宣布Libra之后,美國參、眾兩院就準備召開聽證會了解,歐盟表達高度疑慮,而俄國政府甚至決定查禁。在歐美政府紛紛指控互聯網巨頭壟斷的政治氣候下,擁有海量數據、但用戶隱私保護紀錄不佳,還有在民主國家選舉淪為“假新聞”心戰武器之虞的Facebook,其實已經成為美國國內黨爭與歐盟博弈的焦點之一。

在互聯網發展的前區塊鏈階段,互聯網巨頭利用“協定”與“應用”,通過價值高度不對稱而建立起的市場地位,是一種巨大的財富、權力與競爭優勢的“中心化”(centralization)過程。Facebook尋求持續擴大其壟斷性商業利益,顯然不是以議會民主憲政的邏輯在運營。

以歐盟為首,各類針對Facebook、谷歌等互聯網企業的裁罰以及隱私保護的立法,正是在反壟斷大氣候下的具體作為。由開源社群、消費者保護主義分子、對跨國企業疑懼的政客所推動的一場整改全球互聯網產業的運動, 是一種關于“權利”、“義務”與“責任”的“再平衡”(rebalancing)。因此,Libra未來的發展限制,在政治不在技術。如何通過適當的應用場景營造出有利的輿論環境,就是主要挑戰。

Facebook成為數字貨幣的IMF?

Libra與一籃子貨幣掛鉤的儲備資產管理政策,亦勾起無限政治聯想。

作為國際貨幣基金(IMF)與國際清算銀行(BIS)記賬單位與儲備資產的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 SDR),就是與一籃子貨幣掛鉤的超主權“準貨幣”。爬梳SDR與IMF發展史,對Libra頗具參考意義。

作為布雷頓森林固定匯率體系的核心,IMF在肇建之始就面臨極大的挑戰。一戰與隨后的經濟大蕭條,摧毀了戰前金本位賴以運作的各國互信基礎,而二戰后滿目瘡痍的歐洲百廢待舉,民窮財盡。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500万彩票快乐8